《五行御天》
作者:士兵乙

五行御天 正文 第1798章:一點金芒
 
    這會兒的袁紫衣可沒有心情理會九沐,以她與戚長征的默契乃至心靈感應,每當心緒不寧或者是其他異樣發生,準保是戚長征有事發生,類似的情形已經發生過許多次,包括這次也是這樣,她堅信適才的思念是戚長征在召喚她。

    仙陣光芒給袁紫衣渡上一層金芒,走在殿前廣場,她強迫自己平穩情緒,匆匆對守在殿外的黃閣老回了一禮,甚至顧不上解釋,直接進入殿內。

    穿過正殿,穿過一條長廊,走過后花園的時候,袁紫衣情緒已經完全平和下來,腳步也隨之緩慢下來。

    這是十分必要的,突破最忌情緒波動,不論是突破者本人還是接近突破者的人,些微的情緒波動就可能對突破者造成影響。

    殿門無聲推開,邁入其中,片刻便來到戚長征突破之地。

    還是在臥房內,門也還是那道緊閉的門,帝元甲的威壓卻依然存在。

    袁紫衣靜靜站在走廊的這頭,沒有走近那道門,因為這一刻她的情緒難以抑制的低落了一下。

    也就是在這時,一點金芒從房內無聲穿出,伴有一聲蒼老低沉的聲音在識海內響起:勿動。

    袁紫衣一動不動,金芒閃爍著醉人光芒,更有輕微卻讓人無法遏制的渴望的氣息徐徐而來,哪怕心志強如袁紫衣也險些控制不住自己的雙手,直到那點金芒自眉心融入。

    袁紫衣知道這是什么,她卻不敢稍加停頓,因為心緒再難安寧,淚水也已控制不住的溢出眼眶。

    關閉殿門,走到長廊那一刻,再也控制不住淚水泉涌。

    她不知道戚長征如今處在何等情境,但她能想象得到一定十分艱難,可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戚長征還在想著她,這一滴天庭少帝心脈精血是戚長征早已為她準備的,她知道,卻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將這滴心脈精血給了她。

    走出大殿,邁下石階,情緒已經重新平穩下來,識海內卻炙熱無比,仙嬰也仿佛被仙焰持續焚燒,袁紫衣享受這個過程,面露微笑一步步邁下石階。

    沒有和九沐說話,也沒有和任何人說話,她只想安安靜靜的獨享仙侶的這份厚愛。

    她睡著了,十多年未曾入眠的她第一次睡得如此之沉,第一次中斷晨修,因為有夢,夢里與戚長征重走修元界,一同飛升,一同修煉,夢里只有她和他,她不愿意醒來。

    ……

    ……

    晨光中,少后殿前飛落數人,他們正是瑯琊宮一眾。

    今日是金無雙決定返程的日子,已經在祖界停留了太長時間,早該回返天庭卻一直拖延至今,委實是不能繼續拖延下去了,前來向袁紫衣告別。

    只是,等候許久,不見殿門打開,眾人都感到奇怪。

    廣和山人上前去詢問殿前守將,守將也茫然不知,往常這個時候,早已是殿門大開,少后也已經開始審閱公文,可今日卻遲遲不見殿門開啟。

    又等了好一會兒,

    (本章未完,請翻頁)

    才見殿門開啟,袁閣老自內走了出來,掃了眾人一眼,“哼”了聲,隱去身形,搞得眾人莫名其妙,卻也沒人敢問。

    魚貫而入,袁紫衣也才來到正殿,眾人見到袁紫衣,不約而同都低下頭去,倒不是地位上的問題,而是此刻袁紫衣一副慵懶的模樣,那張魅惑的面孔紅霞流轉,更顯魅惑萬千,委實不敢多看。

    他們又哪里知道,此刻袁紫衣這副模樣是因楊戩心脈精血所致,時間太短,遠遠不夠吸收煉化,臉上的紅霞便是受到過于暴戾的精血影響,無法魅惑內斂所致。

    金無雙道明來意,袁紫衣倒是不感到意外,反倒是廣和山人、妖魁、槐柔、鳴風同來,會讓她有些意外。

    “你們這是?”

    廣和山人接的話,“稟師娘,我們四人打算與無雙一同往天庭去。”

    袁紫衣反應過來,五人之中除了妖魁已經得到道尊位之外,經過這一段時間運作,槐柔也已經得到道尊位提名,還需往天庭去走流程,而廣和山人與鳴風也都得到道尊位提名,卻是土尊與風尊出了大力,包括金無雙也是一樣,金尊也同樣為其獲得道尊位提名資格。

    廣和山人接著又說:“我們還打算往下三天一行,爭取在一年內返回。”

    都是道尊與預備道尊了,對于絕大多數仙人而言,道尊就是仙位極致,是不該繼續留在祖界。

    袁紫衣微微頷首,說道:“倒是不急于回來,長征突破估計還要幾年……”說到這里,袁紫衣停頓下來,她打算讓金無雙、廣和山人與鳴風回去探一探三位仙尊對于構建天外天與上三天空間通道的想法,但轉念想了想,沒說出口。

    對于楊戩正在操辦的這件事,乃是出于她的設計,她希望由九尊親自出手構建空間通道,從而迎回九老,戚長征狀況不明,迎回九老才有可能幫得到戚長征,若是能迎回陰后是最好。

    但同時她也清楚,想要九尊出手構建空間通道不現實,因為最擔心陰后乃至東王母與西華娘娘歸來的恰恰就是九尊。

    她能判斷出這一點,卻依舊提出這個思路,真實目的就是為了引開九尊注意力,這將是一場曠日持久的爭辯,而只有楊戩擁有這個能力,或許楊戩已經洞察她的真實目的,不過她不在乎,為了戚長征安全,將天庭少帝算計在內她不在乎。

    她卻不知道,看出這一點的不是楊戩,也不是哮天犬,而是李孟嘗。

    在袁紫衣通過九陰玄女提出這個思路的時候,李孟嘗當時就已明了她的想法,不過,他并不反對袁紫衣思路,他也直接告訴楊戩,因為他了解楊戩,對戚長征有利的事情一定會辦,也是因為有他的推動,才能在最短的時間內將除了還在自封的火尊真身之外其余八尊真身困在天庭。

    袁紫衣沒有反對幾人離開,只是叮囑他們不論去到哪里,都要記得傳書回來。

    五人離去的時候,袁紫衣沒有相送,才回到冥宮駐地不久的顏如玉趕了回

    (本章未完,請翻頁)

    來相送,古巨爾與布爾吉諾也從魔宮駐地來了,還有猿青山、霹靂、娜妮、卡拉提、象魃阜一眾瑯琊宮成員都來相送。

    這一別或許就是幾年時間,他們這些還處在陰陽極境的瑯琊宮成員卻是不能離開祖界,對于已經晉升風極或是雷極的同伴們離去,有的是不舍,有的是羨慕,以及緊迫感。

    “我突破你回來嗎?”娜妮不舍的看著鳴風,輕聲細語。

    “回來,一定回來,師兄說十年內你能突破,眼下距離十年只剩下一年半,我一年半之內一定回來。”鳴風信誓旦旦。

    娜妮眼中有柔情,卻是輕哼了聲,說:“我還不知道你啊,真出去了怕是不幾日就把我拋在腦后。”

    鳴風咧嘴笑,說:“不會不會,你是我仙侶,我忘了師尊也不會忘了你。”

    “說的好聽,姑且信你,我跟你說,不管你到了哪里,第一時間傳書給我,讓我知道你安全……嗯,還是不妥,定個時間,一個月傳書一封,要是超過兩個月沒有收到你傳書,我就去找你。”

    “這可不行,我要是忘了呢,你不能離開祖界。”

    娜妮氣惱的捏了鳴風一把,“不許忘。”嘴里是這么說,實則她心里清楚,以鳴風的性子,怕是真會忘,少不得一番叮囑。

    那邊廣和山人跟霹靂輕聲嘀咕,“對沐馨悠著點,別太過分了啊,雷神之鞭別用了,對你修煉沒好處。”

    霹靂歪嘴道:“我還不知道你心思,你等著,師尊出關我告你狀,說你偷摸著和沐馨那娘們雙修……”

    廣和山人一把捂著霹靂的嘴,拖到一旁,“你……你怎么知道……別,別說,這個千萬不能說,要是讓師尊知道我就慘了。”

    “得了吧,你還真以為能瞞過師尊,師尊就算閉關,卻早已經對我說過,抓沐馨來祖界就是為了不讓你到外邊亂來,沐馨就是師尊為你突破準備的雙修鼎爐。”

    廣和山人震楞好一會兒,方是一聲長嘆,“知我者唯師尊爾!”

    “走吧,走吧,看著你們就煩,道尊了不起啊,等過幾年我一個個吊打你們。”這樣的話也就霹靂會說了。

    沒有繼續耽擱下去,五人飛離祖界,漸漸消失在視線內。

    顏如玉掃了剩下的幾人一眼,最后目光落在娜妮身上,“你真能在十年內突破?”

    戚長征將鳴風當成禮物送給娜妮這件趣事顏如玉也早已知曉,眼下冷寒玉突破已經成為事實,而娜妮很有可能就是下一位突破的人。

    “這個是師兄說的,我也不敢確認。”娜妮與顏如玉并不太熟,戚長征收她為隨侍之時,顏如玉幾人已經悄然離開上三天往下三天祖界去了,也就是顏如玉歸來的這段時間才偶有接觸,此刻顏如玉問起,娜妮帶著幾分拘謹回應。

    “長征說的話當然不會有錯,嗯,那你好好修煉。”顏如玉說完就走了,態度有點怪怪的,搞得娜妮有點莫名其妙。

    (本章完)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打 賞

多少您說了算!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動力!關閉

打賞
微信支付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0即作刪除!

QQ工具| 廣告業務| | 聯系我們 | 會員幫助

新ICP備08100344號

北京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