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個診所來修仙》
作者:李閑魚

開個診所來修仙 正文 1586章 天空的蓋子
 
    幾分鐘的時間過去了,希米亞還是沒有回來。寧濤有些沉不住氣了,他將手伸向了身前的符文之墻。

    他的手觸碰到符文之墻的那一剎那間,符力能量如潮水一般向他涌來,他的手掌頓時被推開。他心中一片困惑,希米亞進去的時候什么反應都沒有,他只是觸碰到了符文之墻,卻被如此排斥?

    他神念一動,喚醒造化之印,嘗試將洪水一般瘋涌流動的符力能量吸收進造化之印,可是這一次居然連一個符力能量因子都沒能吸進造化之印,更別說是煉化成自己的符力能量了。

    他忽然明白了過來,他要吸收和煉化符力能量的因子,那就只有一個途徑,也就是希米亞的途徑。

    他只有1,沒有0,他只能通過他和希米亞10合一所產生的能量場才能吸收到符力能量因子,然后才能煉化成他自己的符力能量。

    不過,他也有他的辦法。

    造化之印一顫,純凈的符力能量在他的右掌之上聚集,他的手掌轉眼就被一層“金湯”包裹了起來。那金湯就是他煉化的符力能量,內里流動著一個個1和0,密密麻麻無窮盡。一個個1和0又構成了符文鏈條,縱向橫向穿梭,猶如一張籠罩天地的大網。

    聚力完成,寧濤的右掌戳向了符文之墻。

    符文之墻的能量劇烈波動了起來,一條條符文鏈條在他的手掌上彎曲,并沒有推開他的手掌。

    寧濤心中一動,身上的元素神甲自動解除,純凈的能量從他的每一個毛孔之中流溢出來,覆蓋他的全身。一轉眼,他的身體仿佛鍍了一層金箔,渾身金光燦爛,1和0天之符文宛如銀河中的星辰一樣閃爍不停。

    然后,他的身體緩緩的進入符文之墻。這個過程就像是穿過了一道瀑布,而他成了瀑布中的一塊礁石,分開了洶涌的水流。不過他并沒有承受多大的沖擊力,符文之墻的符力能量雖然強大,可對他并沒有什么影響。

    覆蓋身體的純凈的符力能量似乎成了一個新的偽裝,對方雖然有百萬大軍,可他卻是打入敵軍內部的一名間諜。

    寧濤的身體全部進入了符文之墻。

    在他的想象里,這符文之墻就是一道能量屏障,他邁過去之后就是另一個空間。可是不是,這符文之墻在他的視野里無限的延伸,好像沒有盡頭。而且,他很快就看見了希米亞。

    希米亞的周圍,天之符文構成了山的形狀,山谷的形狀,還有森林和河流,甚至還有飛鳥和動物。她站在一個山谷里,抬頭眺望著一個方向,似乎在考慮要不要繼續往前走。

    寧濤忽然明白了,為什么東山人說東邊的大山無邊無際了。東山人看不見這符文之墻,東山人進來之后,他們看到的只是天之符文給他們構建的景象。

    這樣的情況在希米亞的身上也適用,因為她是符文之身。她和東山人有著很多相似之處,她也看不見這符文之墻。哪怕她是女神,是造物主,可她的符文之身會讓她變成這個世界的一部分。這就像是構成眼睛的細胞看不見自己,是一樣的道理。而沙漠中沙粒,永遠看不見沙漠之外的世界,還有草原和大海。

    “希米亞,出去吧。”寧濤來到了希米亞的身邊。

    可是希米亞沒有任何反應,她根本就沒有聽見他的聲音。

    寧濤干脆走到了她的身前,天之符文從他的身體上流過,改變了運行的軌跡。

    希米亞的神色這才有了變化,身形一動,往來時的方向飛去。

    寧濤也退了出來,他一出符文之墻,希米亞已經站在墻壁下等著他了。

    “剛才是你嗎?”希米亞開門見山地道:“我剛剛在一個山谷里看見了一個影子,很像是你,可我不確定,所以出來看看。”

    寧濤說道:“我擔心你,所以我也進來了,我看見了你,我叫你,可是你聽不見我的聲音,所以我就站在你的身前改變了天之符文的結構。”

    希米亞一臉驚訝的表情:“難道我看見的一切都是假的?”

    寧濤點了一下頭:“是的,你看見的山谷、山峰、森林等等全都是天之符文構成的,只有我才是真的,但你只能看見一個影子,與我剛來這里的情況有些相似。”

    希米亞沉默了,似乎在琢磨寧濤說的話。

    寧濤抬頭看向了天空:“我已經找到了殺死無的辦法,我的手里也有了殺他的刀,我覺得我們沒有必要再等天空神廟現身那一日了,我們上去看看。”

    希米亞也抬起了頭來,但看的卻不是天空,而是寧濤,她說道:“我剛剛在想,無將我帶進了這個空間,將我變成了符文之身……我是不是已經……死了?”

    寧濤頓時愣了一下,然后說道:“不要胡思亂想,你這不是好端端的嗎?難道你忘了嗎,是你帶我去那個過去時空,是你讓我看見了那些發生在史前神山上的事。”

    希米亞的聲音之中帶著一絲憂傷:“可那又能說明什么呢?”

    寧濤拉起了她的手:“好吧,以前的情況我就不說了,我就舉最近的一個例子吧。我們在東山人的圣地之中修煉,如果你死了我肯定是會有感覺的吧?可當時我是什么感覺,我想你應該很清楚吧。”

    希米亞是否想起了什么,臉頰上微微浮現出了一抹金色的暈澤,順帶給了寧濤一個白眼:“我心里難受,你卻還來跟我說這些沒羞沒臊的話。”

    寧濤笑了,看她就這個眼神,她的情緒顯然已經好轉了。

    “走吧,我們上去看看。”寧濤說。

    希米亞點了一下頭。

    一朵金色神云載著兩人飛向了天空。

    符文之墻在視線里往上延伸,一眼望不到盡頭。

    剛開始的時候寧濤賈云飛行的速度并不快,上升了一段距離之后他加快了速度。

    金色的聲音化作一道金色的流光,筆直的扎向了暗藍的天幕。

    幾十萬米的距離轉眼就被甩在了身后,金色的神云忽然降低了速度。寧濤抬頭望著天空,臉上蠻是驚訝和困惑的表情。

    “你看見了什么?”希米亞問。

    金色的神云停了下來。

    寧濤延緩了幾秒鐘之后才說出來:“上面是一個蓋子。”

    希米亞頓時愣在了當場。

    上面不是什么暗藍的天空,璀璨的星辰,金色的天神星和什么夏之月,秋之月,只是一個天之符文大蓋子。

    寧濤能看見,可希米亞卻看不見。

    不過寧濤這一說,她就知道是什么情況了。

    “我們被困在了這里嗎?”希米亞愣了半響才冒出一句話來。

    寧濤說道:“看樣子是的,你在這里等我,我上去看看。”

    這里距離天空之上的大蓋子還有一段距離。

    希米亞卻拉住了寧濤:“讓我去吧,萬一無布下陷阱,你貿然進入的話會很危險。”

    寧濤說道:“如果無布下了陷阱,你去也一樣危險,還是我去吧。”

    “你比我重要。”希米亞說。

    何須日久生情,現在已經是患難見真情了。

    寧濤苦笑了一下:“好吧,看來我們都想說服對方留下,不如我們一起去吧。我拿著你的手,你把你看見的告訴我。”

    “好吧,我們一起去。”希米亞同意了。

    寧濤點了一下頭,身上的元素神甲開始溶解。

    希米亞看了一眼,然后偏過了頭去。

    智慧女神的臉皮厚度肯定不及送子神的臉皮的厚度。送子神對她來說雖然也算是毫無馬面可言,可她始終無法直視。不過,她很快又偏過了頭來看,因為她感到了強大的符力能量。

    純凈的符力能量從寧濤的每一個毛孔之中滲透出來,猶如金湯一般包裹著他的身體,一轉眼他的身上就多了一套與皮膚百分之百融合的符力能量“皮膚衣”。

    這衣服金光燦爛,天之符文流動,卻也跟沒穿沒多大區別。

    希米亞的感覺還是很尷尬,眼睛不知道該往哪里看。

    寧濤的自我感覺卻非常良好,他拉起了希米亞的手:“我準備好了,你呢?”

    希米亞說道:“我沒什么需要準備的,在我的眼里那只是一片正常的天空,我想我進入你說的那個蓋子,與我剛才進入的符文之墻不會有多大的區別。”

    寧濤說道:“進去之后不管遇到什么情況都不要松開我的手,如果無在里面布下了什么陷阱,我們遇到危險,我會動用三界之印打開空間裂縫,然后帶你逃出去。”

    希米亞點了一下頭,寧濤拉著她的手,她并不緊張,也不擔心什么,很有安全感。

    寧濤神念一動,金色神云再次啟動,轉眼間就來到了那只巨大無邊的蓋子下,然后他與希米亞一點點的融入了進去。

    在寧濤的視覺里,他是一點點的擠入那個蓋子,眼前全是天之符文閃爍。

    在希米亞的視線里,她卻只是往上飛了一點點距離,眼前還是暗藍的星空,她能看見漫天的星辰,還有金色的天神星,以及正在偏離軌道的夏之月。可也有不正常的地方,那就是她看不見寧濤和那朵金色的神云了,她和寧濤手拉著手,可她發現他的身邊就只剩下了一個透明的影子。

    這究竟是一個什么空間世界啊?

打 賞

多少您說了算!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動力!關閉

打賞
微信支付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0即作刪除!

QQ工具| 廣告業務| | 聯系我們 | 會員幫助

新ICP備08100344號

北京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