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重生之魔教教主 正文 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進擊的夜韶南
 
    之前天魂曾經跟楚休說過,各大派下界,肯定要挖出來一些自己昔日遺留在下界的東西。

    但楚休怎么也沒想到天魔宮景會這么奇葩,竟然挖出了一個瘋子來。

    這所謂的上古大劫之前某個時代的魔道第一人,楚休其實并沒有怎么放在眼里,就是一個站在了當時那個時代,研究長生結果研究到走火入魔的瘋子而已。

    每一個時代都曾經有過站在巔峰的強者,能夠站在九重天的巔峰的確是不容易的,但除非是像獨孤唯我那樣能夠影響到后世幾百年的,否則的話,誰不是身死道消?

    天魔宮的奇葩就交給天魔宮自己來處理吧,袁空城還沒有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夜韶南雖然是下界武者,也不像是楚休這種作弊去大羅天提升等級的存在,但正因為如此,他能夠走到今天這一步,才顯得更加可怕。

    此時苗疆拜月教內,夜韶南盤坐在大殿中,周身七色的云霧飄散著,在他身前凝聚,最后竟然化作了一模一樣的夜韶南。

    夜韶南輕輕一伸手,兩個‘夜韶南’合而為一,一瞬間,夜韶南的實力便直接暴漲到了五重天,甚至連整個拜月教的元氣都被吞噬一空。

    此時東皇太一還有大祭司已經龍靈兒都在,看到這一幕,幾人立刻異口同聲的恭賀道:“恭喜教主成功煉制至尊雙生蠱!”

    夜韶南長出了一口氣,一揮手,七彩云霧再次飄散,形成了夜韶南的模樣,但他的本體實力卻沒有任何變化,而那七彩云霧形成的夜韶南則是眼神有些呆滯,雖然相貌一模一樣,但怎么看都不像是正常人。

    “這次還要多虧圣女帶來的古月尊者一脈的雙生換月秘法,我才能夠將至尊雙生蠱煉制成功,代我謝謝你師父。”

    龍靈兒笑了笑道:“教主不用那么客氣,我師父他對于拜月教的蠱術也是很感興趣的,古月一脈秘術那么多,有些就連他都沒修煉過,用來交易拜月教的蠱術,他還感覺自己賺到了呢。”

    夜韶南點了點頭,忽然道:“我會將至尊雙生蠱的煉制方式封存,成為禁忌蠱蟲之一,誰也不允許去修煉。”

    東皇太一等三人都是露出了疑惑之色,不知道夜韶南為什么會這般做。

    夜韶南可從來都不是小氣的人,他只對武道執著,從來都不會害怕自家的弟子會追上自己超越自己。

    所以在當初鉆研成功補天心經后,夜韶南第一件事情就是將其放在藏經閣內,供人翻閱。

    只不過補天心經對于自身天賦毅力的要求有些太高了,所以到現在為止也沒有人完全修煉成功。

    夜韶南沉聲道:“至尊雙生蠱以七彩惑心蟲為基,聚合在一起完全模擬出另外一個自己,雙重修煉,看似得到了一個分身,甚至分身合體之時還能夠共享修為。

    但方才我合體時卻發現,那些分散的七彩惑心蟲竟然隱隱約約組合在一起,誕生了一個模糊微弱的元神來。

    它在模擬我,不光是模擬我的身軀,更是在模擬我的元神。

    一旦合體多次,七彩惑心蟲必將反噬,到了最后,是你融合蠱蟲還是蠱蟲融合你,可就是一個未知數了。

    這種蠱蟲用來戰斗可以,用來修煉,必須要嚴格控制住融合蠱蟲的次數。

    我有把握,但其他人卻沒有。”

    聽夜韶南一說,他們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拜月教的蠱術雖然神異,但這東西卻也是邪異的很,每一種蠱術其實都有著極大的弱點和缺陷,就比如之前龍靈兒所融合的長生蠱那般,很少有無害的蠱蟲。

    就在這時,拜月教外忽然傳來了陣法被攻擊的響動,東皇太一等人都是一臉的驚疑之色。

    下界的宗門不會也不敢來攻打他拜月教,莫非是大羅天的那些宗門打上門來了?

    眾人連忙走出閉關大殿,看到的便是無上天魔以魔氣遮掩虛空,端坐在魔龍王座之上的模樣。

    只不過因為方才被楚休給暴打了一頓,所以他現在的氣息有些衰弱,并沒有之前強大。

    “誰是夜韶南?將肉身獻給本尊,將來本尊保你長生不死,傲視江湖!”

    夜韶南沉默的看向無上天魔,眼神沒有絲毫的變化。

    無上天魔皺了皺眉頭,這個他記憶中的下界魔道第二高手雖然看起天賦和身體也不錯,但好像呆一些,反映有點慢。

    不過倒也無所謂了,他只是想要對方的身體,又不是其他。

    就在無上天魔還想要催促的時候,下一刻,夜韶南忽然間一指點出,天地乾坤,陰陽分割,規則寂滅重組!

    補天指!

    夜韶南的話很少,大部分的時候,他總喜歡用行動來代表語言,就好似現在這般。

    他相信武道修煉到巔峰就是長生不滅,但他卻只相信自己修煉出來的長生不滅,而不相信別人給他的長生不滅。

    所以這突然出現的家伙究竟是屬于下界還是大羅天,他所說的究竟是真的還是假的,這其實都已經不重要了,他不想交出自己肉身,那就只能一戰!

    補天指之下,魔氣黑霧全部都被撕裂絞殺,規則崩裂寂滅,直指無上天魔而來。

    夜韶南雖然是剛剛達到武仙五重天,力量不如楚休,但吊打此時無上天魔也是足夠了。

    對方被夜韶南突如其來的這一招給打了一個措手不及,身形直接被補天指給按到了地底。

    元神重組之后,無上天魔的面色已經徹底的猙獰了。

    萬余年之前他被整個江湖聯手所封禁也就算了,畢竟當初出手的都是江湖上的頂尖至強者。

    但現在呢?隨便兩個小輩都能夠如此欺辱他,簡直就是恥辱!

    “都給本尊去死!”

    無上天魔怒吼一聲,無邊的魔氣被牽動著,化作萬千魔影向著夜韶南沖來,威勢駭人無比。

    但夜韶南只是冷靜的再次結出印決,瞬間天翻地覆,規則整體被扭曲。

    補天印!

    無數的魔影都被補天印那強大的威能所寂滅,頓時又將無上天魔給鎮壓在了那里。

    無上天魔一半的元神開始燃燒,另外一半元神借著這股力量掙脫補天印,猶如箭矢一般向著夜韶南射來,想要直接攻他的元神。

    但夜韶南卻站在原地不動,任憑那元神箭矢將自己給貫穿。

    無上天魔昔日畢竟曾經是九重天的存在,雖然人是瘋了一些,但戰斗經驗還是有的,他幾乎是瞬間便感覺到了不對。

    夜韶南的身軀碎裂成的七彩云霧,另外一個夜韶南突兀的出現在了他的身后,將補天心經給施展到了極致,禁絕一切規則之力,又一次將他給按到了地底。

    與此同時,那七彩云霧也是凝聚成了另一個夜韶南,兩個夜韶南同時按著無上天魔開始暴打著。

    當袁空城趕到拜月教來時,看到的便是這幅場景。

    現在袁空城心中已經有些自我懷疑了,他是不是挖錯了?

    人家被挖出來的上古強者都是一副至尊現世,法力無邊的模樣,掀起一陣陣江湖浪潮,哪怕就算是引得一眾高手再將其封禁,那也是一段江湖傳說不是?

    但結果這一位呢?剛出來就神經兮兮的要找人奪舍,結果輪番被暴打了兩次,氣息是越來越弱了。

    現在袁空城感覺自己都能夠吊打對方。

    無形中,這無上天魔在袁空城心中的形象幾乎已經跌到了谷底了。

    不過倒也無所謂了,反正這次袁空城也不是想要對方的實力,他只想要對方幫忙解除左丘梁現在的困境。

    所以袁空城倒也并沒有太著急,甚至他還等了一會兒,這才站出來大喊道:“夜教主且慢動手,這是一個誤會!”

    看到袁空城前來,夜韶南的本體停下了手,但他的分身卻是依舊在暴打著無上天魔。

    袁空城離進了更能直觀的感受到無上天魔的凄慘和現在夜韶南所展露出的力量。

    他連忙道:“這是我天魔宮在萬年前被封禁的一位前輩,剛剛解除封禁,所以精神有些問題,還希望夜教主見諒。”

    “所以,他不是我拜月教的敵人?”

    袁空城連忙搖搖頭道:“不是,當然不是。”

    對于拜月教,袁空城也是感覺到有些心驚的,怪不得楚休對其如此看重。

    一個單純的下界宗門卻能夠成長出夜韶南這種級別的強者,堪稱是奇跡,但卻也是很可怕的事情。

    夜韶南凝視著袁空城半晌,最后一揮手,那分身也是化作七彩云霧回到了自己的體內。

    這一次無上天魔終于沒有繼續叫囂著要奪舍什么的,他之前所吸納的那些天魔宮陣法師的力量,已經隨著兩次被暴打,徹底耗盡了。

    他可不想再回到被封禁的狀態當中去,只能跟著袁空城灰溜溜的離去。

    路上無上天魔還報怨著:“你們天魔宮當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還有這下界的魔道武者,當真就沒有聽說過本尊的名號?”

    袁空城只得無奈的敷衍道:“天魔大人,這都已經萬年過去了,現在的江湖人不記得您的名字正常。

    不過您放心,只要您能夠幫我天魔宮解決現在的難題,我一定幫您尋找一個合適的身軀奪舍,讓您早日回復到巔峰。”

    就在袁空城敷衍著無上天魔時,他卻是沒想到,因為他挖出了無上天魔,卻是連帶著東齊那邊又挖出了不少東西,其中便包括楚休一直都在尋找的源神宮。

打 賞

多少您說了算!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動力!關閉

打賞
微信支付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0即作刪除!

QQ工具| 廣告業務| | 聯系我們 | 會員幫助

新ICP備08100344號

北京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