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量真途》
作者:燕十千

無量真途 正文 第六百零一章 集結,進軍!
 
    趕到約定地點以后,桓因花了兩天左右的時間讓部隊重新在平原之上集結駐扎,并擺好陣勢,然后逐漸收聲收勢,潛伏下來。同時,桓因還安排好了各處的明哨和暗哨,輪流值守,以防不測。而且,他還派出了許多探子,不斷外出打探附近的一切消息和風吹草動。

    對于桓因來說,這里雖然距離北方八天還足有十日的路程,貌似極為遙遠,可其實已經進入了戰區。他很清楚,在這里,自己一方隨時都有可能與羅睺的人遭遇,隨時都有可能遇到埋伏,隨時都有可能踏入陷阱。所以,他必須步步為營,處處小心。

    這一次可不是桓因一個人行動了,他一個人也萬萬決定不了這一場戰斗的勝負。他的身后有百萬之眾,他必須對他們的性命負責,也必須要依靠他們來打贏這一場大戰。

    確保一切都暫時安穩以后,桓因才向岳風云和童峒送出了訊息,讓他們知道自己已經到了,讓他們到來以后,盡快與自己匯合一處。

    就這樣,又過了一天,桓因在自己的中軍大帳之中見到了岳風云和童峒,也見到了他們所帶來的一干軍中主將。

    岳風云和童峒都是老將,帶兵能力極強。看來桓因果真沒有信錯他們,他們也按時到達,顯然也早已安排好大部隊,于是迅速到來。

    放眼大帳之中,主將不下百人。可這還僅僅是最核心的一小部分而已,還有很大一分部將領,此刻其實正在軍中值守,不敢擅離。所以其實,現在桓因麾下已足有干將上千,部隊數百萬!

    羅睺雖強,可桓因如今掌控整整三個大天,已有如此這般的實力,要與羅睺爭鋒又有何不可?

    見到眾人,桓因信心大增。許久不見,寒暄一陣以后,直接進入正題。

    這里已是戰區,馬虎不得,眾人都極為清楚。現在大家都必須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在這場前所未有的大戰之中,一個不留神有可能就是死無葬身之地。一個正確的決定,卻有可能成為未來天界由誰做主的導向。

    隨著眾人的商議,一條條計劃和安排被羅列出來,一道道軍令被發布下去。而在這其中最為重要也最為關鍵的一條,就是桓因要讓三個大天的部隊重新集結,匯合一處,由三支部隊變成一支部隊。同時,桓因給出十天的時間,讓眾將再次操練部隊,好讓部隊做到真正的融會貫通,配合無間。

    桓因很清楚,三個大天的部隊協同作戰,這是從未有過之事,也只怕是空前絕后之事。雖說之前三個大天的將領已經多番交流過,都熟悉了另外兩個大天部隊的特點,可要真正在實戰當中能夠配合起來,為友軍策應,也與友軍發力到一個點上,這是極難的。

    只是,這樣做的意義卻極為重大。因為部隊講究的就是配合,若是三大部隊能夠配合得天衣無縫,那戰斗能力將再次上升一個臺階,那這場大戰的勝負天平就會更倒向桓因一方。

    如此,哪怕在時間如此緊張的情況下,桓因也要花上十天來給部隊操演。磨刀不誤砍柴工,桓因深知唯有實戰操演才能夠讓部隊真正變得更加親密無間,口頭的交流永遠也比不上操練的效果。桓因相信,這十天的時間是花得值得的。

    只是桓因不確定羅睺會不會給自己十天,北方八天會不會突然來襲。所以他也讓影爵領頭,不斷打探附近的消息,注意一切的風吹草動,以防不測。

    議事完畢,散帳之后一切都按照計劃進行了下去。只是不但桓因帶兵有方,岳風云和童峒也是同樣。如此,三大天數百萬之眾早已在偌大的平原之上潛伏下來,哪怕練兵十日,竟然也沒有鬧出多大動靜,更難讓人發現這兵是怎么練的。

    保密,低調,是大戰之前的基本原則。若是練兵動靜大了,容易被敵人的崗哨發現,在戰斗之中就容易被針對。而若是再大些,只怕就要成為敵方偷襲的靶子了。

    十日之中,一切都進行得極為順利。不但練兵的效果極佳,而且影爵在消息一道上從來都不會讓桓因失望。有他牽頭,一條條消息被不斷的送到他的手里。桓因身在中軍帳內,卻可知遠在百萬里之外的事。

    只是哪怕如此順利,一連十日下來,桓因也是不由得皺起了眉頭。因為影爵及其屬下傳回來的每一條情報幾乎都如出一轍——在這附近,沒有發現任何敵情,沒有發現任何陷阱,也沒有發現任何陣法波動。

    影爵的人只怕都已經快要探到了北方八天的護城河旁,可傳回來的消息卻竟然全都是這樣。難道說,其實北方八天根本就沒有準備好戰斗,羅睺也根本就沒有做什么布置和安排嗎?

    桓因不信!

    他與羅睺已經徹底撕破了臉皮,羅睺不可能不知道接下來只能是一場惡戰,更不可能不知道北方八天的重要性。只是,在自己的主場附近卻不埋下絲毫的手段,這可不是羅睺的作風。甚至,這都不符合一名普通將領的基本素質。

    那難道說,影爵的消息有誤?

    桓因也不信。

    就算是羅睺用了一些手段,偶爾騙過了影爵的人,可能次次都騙過嗎?更何況,影爵本人的能力桓因極為清楚,就連中央善現城的消息他都能搞到手。如此,為什么他本人傳給桓因的消息竟然也一般無二?

    十日之后,桓因的心中反倒是越發忐忑起來。只是他如今身為中軍元帥,必須要做出自己的判斷。所謂用人不疑,影爵他始終是相信的。

    于是,事不宜遲,他終于號召大部隊開拔,正式朝著北方八天進軍。

    大部隊行進,自然還是以低調為主。雖說接下來隨時都有可能爆發大戰,但在爆發之前,保持己方的低調并不會降低自己一方的戰斗力,反而能夠起到不鳴則已,一鳴驚人的效果。對方在難以探明己方情況的條件下,桓因一方驟然發難,會有雷霆之勢。

    只是,數百萬之眾哪怕再低調,也難免掀動恐怖氣勢。桓因身在大部隊之中,放眼望去,四周密密麻麻全是人頭,一直綿延到視線的盡頭,竟然似乎沒有極限一般。眾將士們一個個全副武裝,神識嚴峻,已經做好了戰斗的準備。從他們身上所爆發出來的那股氣勢,足以讓天地為之色變。

    “隆隆”之聲在桓因的耳旁不斷回蕩,地面更隱隱震動。究其原因,除了將士們的步伐以外,還有太多的器械在四方與部隊同樣前行。這些器械形態各異,威力極大,更能輕易的飛天遁地。只是如今,為了盡量隱藏起來,它們卻都被壓在了地面之上。

    “公子,沒想到我竟還能有幸看到這般氣勢恢宏的一幕,真是不枉此生。”桓因的身旁,張濤笑呵呵的開口。他身為一個地獄之靈,雖說已經習慣了天界的一切,可看到這樣的場面,還是不由得發出驚嘆。

    桓因笑了笑,說到:“這一戰,我志在必得。天下,我也志在必得!”

    這一天,已是桓因帶領大部隊開拔之后的第六天。桓因與張濤交談之際,影爵突然出現在了桓因身旁的半空之中。

    桓因雙目一凝,望向影爵時,影爵對著桓因深深一拜,說到:“君上,附近的情況已經全都探明,在護城河以外的區域,沒有任何異樣,我軍可暢行無阻。”

    桓因眉頭皺了皺,這個消息在他看來并不是什么好消息,反而是一個完全不符合常理的消息。然后他說到:“那護城河以內呢?”

    影爵遲疑了一下,說到:“護城河之上,有高大的光幕豎立,光幕之力極強,屬下無能,無法穿透,神識也遭到阻隔,只能遠遠望見北方大島上的情況。其中士兵密密麻麻,而且還另有詭異……”

    ()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

打 賞

多少您說了算!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動力!關閉

打賞
微信支付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0即作刪除!

QQ工具| 廣告業務| | 聯系我們 | 會員幫助

新ICP備08100344號

北京11选五